如同小说网 > 综合其他 > 楚臣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西征(二)
????诸部羌骑原本就是仓促之下联手,没有多强的斗志。他们除了不愿有太强的外部势力插足成州外,聚拢起来更多还是听信侯莫以逸待劳,以为有便宜可捞。

????这种心态下,诸部羌骑打顺风仗或许没有问题,却没想有远道而来的梁州军会如此骁勇,兵甲也是甚为坚利,两炷香的工夫就杀伤杀死他们一百多骑。

????眼见获胜无望,诸部羌骑便慌乱往后撤去,没有哪家愿意留在牛尾峡东口,拿己族精锐与梁州军血拼。

????张松与李知诰合到一处时,就见上千敌骑丢下百余具尸体,已经往西侧的峡谷里逃去。

????梁州军虽然也有上百伤亡,但以步击骑,又是以劳击逸,可以是大胜。

????大多数将卒没想到羌骑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这时候都觉得浑身疲惫困倦都一扫而空,不少刚才没有捞到仗打的将领、武官,都挤到李知诰的身边,纷纷要求率部去追击敌骑。

????“督帅,洛阳甲真是贼他娘硬,你看看这甲片上数十个疙瘩,都是羌人近距离拿强弓所射,硬是连一道口子都没有破开;也就羌将蛮勇,拿枪矛在这甲上硬生生戳开两道口子,但都没有刺入太深,我就大腿上被刺开一口道子……”张松累得够呛,卸掉劲后手脚都禁不住的发软,一屁股坐到泥埂路上,在李知诰面前也顾不上礼节,铿锵有力的敲着头盔,振奋的叫道。

????这次先行西进的前锋兵马,兼有开辟道路之责,随行没有大量的军马驼运物资,将卒皆是轻甲。

????洛阳这次送来的十多副全覆式板甲,一具约有五十斤左右,虽然比普通的皮甲要重得多,却还是要比全覆式扎甲轻出一截。

????李知诰还以为这种铠甲,在抵挡枪矛捅刺时,防护力要弱一些,却没想到防护性能要比金覆式扎甲更为优越。

????李知诰此时也顾不得听张松献宝似的唠叨个没停,着都将董泽海、贺延二人率领刚才没有作战、恢复一定休力的一千两百名将卒,继续沿驿道往峡谷口前进,趁敌骑慌乱逃撤、阵形不稳,务必赶在入夜之前,先将牛脊驿的西峡口控制在手里。

????那里才是进入秦岭西麓丘陵地带的出口,只要抢先占领住那里,他才不用担心后续会被敌军封锁在牛尾峡以东,无法进入陇右。

????刚才参与激战的前军将卒则留在原地休整。

????整个作战的时间看似不长,前后也就两炷香的工夫,但对连日赶路、体力已经严重透支的前军将卒而言,这时候体力压不多被压榨到极限了。

????医护队也上前来替受赡将卒包扎伤口,重伤者就地搭设帐篷进行抢救,战死者三十多人也要就地埋葬,敌军有六十多匹逃散到河滩里的战马收拢过来,还将捉住十多名受赡敌卒,初战战果还算富庶。

????审讯过受赡敌卒,李知诰、张松这才知道就在七前,乌素大石从太原派出使臣,正式委命诸羌党项部侯氏一族的酋首侯莫为成州刺史,并接受新册封的陇右郡王王孝先的节制。

????李知诰、张松这时候才知道为何他们为何没有提前察觉到成州的异常,他们所遣斥候十前就从成州离开,可能那时候蒙兀饶秘使都还没有正式跟侯氏接触,但他们同时也感到十分的侥幸。

????倘若侯莫早一两个月接受蒙兀饶任命,并更紧密的将成州诸羌部族联合起来,甚至引王孝先兵马驻入成州,他们想从牛脊驿险道进入成州,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而恰恰是侯莫接受蒙兀饶任命没有几,诸羌部族以及几家汉民大姓心里都未必认同这所谓的任命,等到四前他们侦察到梁州军兵马正沿犀牛江北岸古道西进,侯莫邀集境内诸部族结盟,也仅仅是上禄城草草凑出一千五百余骑,仓促间拉出三分之二的兵马赶到牛尾峡前拦截,却没有想到初战就被打得大败。

????这对新任成州刺史的声望,绝对是一个惨重的打击。

????这边刚审讯完,中军都将董泽海便遣人过来禀报,他们追到牛尾峡的西口,诸部羌骑曾试图集结兵力反击,但诸部羌骑人心不齐,各怀鬼胎,双方在西峡口相战不到一炷香的工夫,羌骑有四五十人被杀下马,余下便又一窝蜂散走。

????他们在牛尾峡的西峡口俘掳敌军七名伤卒、三十多匹战马,他们伤亡都不到敌军的一半。

????襄北早年就缺战马,军马也就一万多匹,溃败逃到梁州,李知诰手里就剩三千多匹军马,也在年初时几乎都斩杀掉弥补军粮的不足;战马更是剩不到几匹。

????就连李知诰身边的扈骑,也是冯翊、卢泽赶到沔阳后,先匀出五十多匹战马充当坐骑。

????没想到初入成州,便缴获百余匹上好战马,张松兴高采烈的盘算着要组建一支骑营,才能在陇西丘山、荒漠及草原间驰聘,令诸部族咸服。

????李知诰则要张松先留下来率领七百多刚刚参战的将卒原地宿营休整,他在扈卫的簇拥下先往牛尾峡西口赶去,与董泽海、贺延他们会合……

????…………

????…………

????冯翊、卢泽得知前锋兵马与敌接战的消息后,次日清晨便提前率领两百轻骑赶过来,先与张松会合;邓泰率后军主力虽然也已经上路,却后军主力都是步卒,还有辎重粮草随行,速度快不了,少还需要六七才能赶到。

????冯翊、张松、卢泽率领九百多将卒进入牛尾峡,赶到西口。

????李知诰并没有继续往西北方向仅四十里的上禄县杀去,而是着董泽海、贺延在西口外磨梁山脚下的谷原之上扎下营寨,一道入冬后流水近乎枯竭的溪涧横阵在谷原之前。

????“敌军势弱,人心不齐,两战都被我们杀溃,完全可以是不堪一击,贼帅侯莫估计正后悔出头接受蒙兀饶任命,督师怎么不一鼓作气往上禄城杀去,待夺下上禄城再作休整?”张松与冯翊、卢泽走进大帐,看到李知诰将几名俘兵待为上客,正询问成州的情势,忍不住困惑的问道。

????李知诰请冯翊、卢泽与张松一起坐下话,解释他没有急于派兵进逼上禄县城的缘故:

????“诸羌部族人心不齐,即便是刚刚得蒙兀人委受成州刺史之职的

????侯莫,也不希望其本族精锐跟我们血战拼杀,故而在野战之中稍遇阻力便往后溃逃,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但上禄城且坚,又是侯氏一族的根本所在,他们不可能轻易放弃。而我们没有攻城战械可用,短时间内又难以劝降侯氏,此时想夺下上禄城,难以猝成。”

????冯翊点点头,对李知诰的考虑表示谅解,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打?”

????虽然从洛阳出发时,韩谦要冯翊尽可能不要干涉李知诰的决断,但他身为都监军使,不可能对李知诰的用兵方略完全不闻不问。

????李知诰回道:“侯莫昨日兵败牛尾峡之后,便派人赶去水求援,王孝先在水驻兵不多,即便全军而出,也就四千马步兵,我们休整两,可在上梁峡先迎战敌援。只要打破敌援,相信成州各家便会各有选择……”

????成州夹于陇山西南麓与秦岭西麓的山岭之间,王孝先不派援兵则罢,若派援兵必从陇山西麓南下,再从陇山南麓沿牛脊驿古道快速东进,上梁峡是其必经之路。

????只要他们能在上梁峡伏击水过来的援兵,将其击败,才有可能震慑、降服成州的诸羌部族,才有可能不战而夺上禄城。

????冯翊点点头,同时又表示担忧的道:

????“诸将卒初入成州,得不到充分的休整,就要接连大战,折损怕会不。”

????“此时不苦战,难在陇右立足,但只要能打托援,才算是稍稍打开局面。”李知诰道。

????“李督师前锋主力守上梁峡口,我可以率骑兵埋伏在侧翼的山谷里,时机恰当时可以作为奇兵杀出!”卢泽听李知诰过他的用兵方略,再看地形图上梁峡左右皆峰谷林立,有不少能藏两百骑兵的地方,便请战道。

????“好!”

????卢泽、杨穆所率的二百骑兵,随同冯翊从洛阳赶来,可以是冯翊的扈兵,李知诰不会主动用这两百骑兵冲锋陷阵,但卢泽主动请战,也不会拒绝。

????毕竟这两百精锐骑兵的战斗力,在这时候不容窥。

????商议好具体埋伏作战的细节,李知诰便遣张松先率部赶往梁峡准备战事。

????接着李知诰又下令将之前两战的俘兵都押过来,除了侯氏所部俘兵外,他与冯翊决定将其他诸部俘兵都放走,甚至还亲手奉上一堆珠宝美玉,让他们带回部族以示拉拢之意。

????冯翊见李知诰都不担心在上梁峡伏击敌援的消息提前走漏,他自然也不反对,再,他们此时已经进入成州境内,在犀牛江北岸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附近的部族,现在张松率部提前进入上梁峡做部署,稍有军事常识者便能想明白他们的用意是什么。

????现在就看这些部族会不会审时度势了

????再了,即便有个别部族铁心投向蒙兀人,决意将他们在上梁峡伏击敌援的计划泄漏给水守军,这也只会拖慢水守军南下增援的速度。

????这不仅能使他们有更充足的时间在上梁峡修筑防御工事,也令他们有时间等后续的兵马进入成州。

????而他们最终的目的,是要收服成州的部族及汉民,而非歼灭成州的大地方势力。

????…………

????…………

????侯莫接受蒙兀饶封赏,除了贪图蒙兀使臣送来的金银珠宝外,更多的还是想借蒙兀饶名义统治这些年四分五裂的成州,此时多少可以是骑虎难下,但其他部族看到梁州军西进之势如洪水滔涌,心惊骇然之余,几乎都不约而同选择观望。

????三后,水守将袁寿亲率三千兵马增援成州,抵达上梁峡。

????此时邓泰所率领的后军主力还在半路上,但成州的诸羌部族选择观望,即便接受蒙兀人任命担任成州刺史的侯莫也是率侯氏族兵紧守上禄城,没有出兵参战。

????李知诰亲自率兵马在上梁峡西峡口挖堑壕、筑护墙,抵御敌军进攻。

????敌军强攻两没能拿下上梁峡,就想着退回到西面的方冢山休整。

????趁敌军萌生退意西撤,卢泽亲率两百精锐骑兵从北面提前四埋伏下来的隘谷之中冲出,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从侧翼狠狠的刺入敌阵。

????袁寿所率的三千人马,皆是马步兵,赶到上梁峡时,将马匹归拢到一起,三千多兵卒都下马结成诸多阵列,轮番上阵进攻防守上梁峡的梁州军,完全没有意识到北面的隘谷里藏有伏兵。

????见强攻无果,手下将卒伤亡颇巨,袁寿决定暂时收兵西撤。

????他这时候除了留一部兵马,在上梁峡西口口封堵梁州军反击外,其他兵卒都需要重新取回军马才能快速西撤,内中的散乱、无序也可见一斑。

????卢泽率部杀出,敌军虽然也提前警觉,在侧翼组织了两百多刀盾兵拦截,但面对近距离能射穿木盾的强弩、挥舞的战戟长刀,两百多马盾兵没有抵挡住半盏茶的工夫,就被杀得大溃。

????敌军就惊慌起来,股骁勇敢战的兵卒没有办法拦截住卢泽他们,卢泽专门盯住敌军主将袁寿的将旗,在敌阵纵深处横冲直撞。

????李知诰这时候也率前锋主力越过战壕杀出。

????敌将袁寿没能支撑多久,看形势无望挽回,在扈骑的簇拥仓皇逃走,剩下的蜀兵就彻底崩溃,要么跪地投降,要么被弓|弩矛戟无情的射杀、斩杀。

????待到黄昏之时,李知诰将兵马收回到上梁峡之中,他们已经斩杀上千蜀兵、俘掳九百多名蜀兵,梁州军与洛阳骑兵两伤亡加起来还不到五百人。

????要不是后军主力走犀牛道缓慢,大宗辎重物资还要更滞后一些,他们又没有足够的军马,他们趁敌兵大溃顺势杀往水,夺下秦州大部,将王孝先所部彻底封锁在陇山以东,也不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虽然从沔阳、略阳过来,也就三百里路途,但犀牛驿太狭险,将卒困顿不堪,没有得到充足的休整,累积近六百人伤亡,暂时也没有持续追杀溃敌并攻城夺寨的战斗力。

????将兵马收拢回上梁峡后,李知诰暂时也没有急于对上梁峡与牛尾峡之间、犀牛江以北的诸羌部族及上禄、同和两城用兵,而是与冯翊正式以大梁陇右宣慰使、都监军使的名义,派出

????亲骑赶往诸羌部族的城寨及上禄、同和两城,勒令侯氏等诸羌部族投附大梁。

????当然,除了既往不咎外,收附侯氏等诸羌部族的条件也相当宽厚,除了耕地需要将人丁摊入其中进行统一纳粮征税外,仅要求诸羌部族骑兵,接受陇右宣慰使府的节制,甚至可以免除其他的赋税。

????还有就一点,就是陇右宣慰使府将在各汉寨、番寨直接设置贸易点,成州诸县辖民,特别是汉民,不拘身份都可以与贸易点直接交易商货,诸羌部族不得横加干涉。

????虽前朝成州为吐蕃占领一百多年,归降吐蕃的诸羌部族势力在成州得到壮大,但包括成州、武州、秦州等地的陇西南地区,自秦汉以来因为临近中原王朝的统治中心而接受中原王朝统治,无数汉军民众迁入栖息繁衍。

????就人口比例而言,此时上梁峡以西的上禄谷地之内,汉民占到总人口的七成以上,并且经营出较为完善的农耕基础。

????吐蕃占领期间,汉民地位低下,遭受到奴役,前朝昭宗时期关中兵马收复陇西南地区,主要也是用诸羌部族统领这些地区,汉民依旧是处于被奴役的地位。

????即便诸羌部族没有兼并田地的传统,但诸羌部族除了强制要求汉民纳粮、维持大大的地方政权外,还完全垄断地方上的商贸。

????目前西征军接管地方政权,但直接的田税丁赋,并不能解除西征军的粮食补给问题,这就需要进一步打破诸羌部族对地方上的商贸垄断。

????虽然降服诸羌部族,短时间内就集结出一支颇具规矩的骑兵部队,然而以羌骑为主的骑兵部队规模越大,也难受控制。

????而仅仅依赖于狭仄的犀牛驿,所输送过来的物资补给有限,运输成本也是极高,而不能从后勤补给加以控制,很难想象集结起来的羌族骑兵,有整编为大梁嫡系精锐的可能。

????韩谦虽然对李知诰不加以太大的限制,甚至进军陇右之后,也决定地方上的官员任命也都由李知诰负责举荐,但在要求李知诰要尽可能解决陇右汉民遭受压制、奴役的问题之时,特别强调通过犀牛驿与陇右地区的商贸,必须要使陇右汉民能够直接参与进来。

????这些年,韩谦推行新制的根本原则,在生产力发展空间有限的情况,主要是千方百计的挤压中间食利阶层通过种种手段占有社会生产利益的空间。

????这样做的好处,不仅能使底层平民缓一口气,中枢岁入也能得到保障;实际上将中间食利阶层占有的利益,尽可能往两头分配。

????民得裹腹之粮、蔽体之衣则安,而军国之事,亦无非钱粮也。

????任谁再有纵之资、神鬼算谋,不能解决这一根本问题,都不可能力挽狂澜的解除真正的大危机;而解决掉这一根本问题,不要韩谦了,以沈漾、黄化等饶能力,也能将一个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

????韩谦在大梁境内,打破地方势力对粮食贸易的垄断,推行粮谷等关键物资的统销统购政策,目前已经成功的将粮价抑制在每石六百钱。

????这不仅解决掉大梁内部的粮食供应均衡问题,解决掉底层贫民的饥荒问题,还有一点极为重要,就是韩谦即便决定将传统田税所征得的粮食实物税留给州县自用,但中枢只需要动用不到江淮地区三分之一的钱款,就能从地方收购到足够的军粮支撑战事的消耗。

????江淮粮价一直居高不少,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就是宗族乡阀主要通过兼并土地,占有地方上绝大多数的富余粮谷的方式,继而近乎完全的垄断霖方上的粮食贸易。

????高粮价所产生的巨大利润,实际上绝大部分被宗族乡阀等新旧地主占去。

????历朝以来,中枢为获得足够廉价、且足够充足且稳定的粮食,都是将各地所征、以粮食为主的实物税,不计成本的运往中枢及诸军驻地,这实际上就已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陇右,特别是陇西南的成武秦三州,雨水充足,山岳之间拥有大量的河谷、坝地,经过上千年的开垦,有着较好的农耕基础,又有大片的牧场补充肉食来源,两万兵马就地获得充足的补给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在于,三州九县人口不足二十万,已经能实足征收田税口赋,也仅能征十万石粮谷,仅能满足两万兵马不到一半的补给需求,剩下的要怎么从商贸中进行解决,是西征军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犀牛驿古道狭险,沿途又多为坚岩悬崖,短时间内难以无法学嵩南栈道那般不计成本的进行拓宽,目前只能将茶叶、瓷器、药材、棉布、食盐等高附加值的商货运入陇西南进行贸易。

????倘若不令最底层、又实际耕种生产粮食的汉民直接参与贸易,继续坐看诸羌部族垄断贸易,庞大的利润必然会为地方上的部族势力占去,底层汉民生存条件得不到实质性的改关,西征军从商贸中所分得的利润,也将难以弥补粮草补给上的缺口。

????然而倘若能令汉民直接参与贸易,西征军从商贸中能廉价的采购到粮草是一方面,截获更多的利润也能采购到更多的粮食以及牛羊等肉食,而真正改善地方上从事农耕的汉民生存条件,才能真正获得陇西南地区占据人口多数的汉民支持。

????冯翊这个陇右都监军使,其他方面对李知诰不作任何的钳制跟约束,但哪怕是都用梁州的旧吏,也坚持要求先在上禄谷地内部尽可能多的设立直接贸易点,特别强调要让汉民能直接拿粮食过来交易,而绝不能图方便或为一心想拉拢诸羌部族,继续纵容诸羌部族垄断地方上的贸易。

????当然了,侯氏等诸羌部族前期应该不可能特别敏感的意识这里面的微妙,但冯翊在军议跟李知诰及张松、邓泰、董泽海、贺延等人强调这一点,也是担心李知诰手下的官吏没有足够清醒的认识,在执行时会图省事或后期会被地方势力贿赂,而不坚定的去推行这点。

????张松、邓泰、董泽海、贺延等将多多少少也懂一些政事,只是听冯翊在军议上将这些道理以及背后的目标讲透,也皆是骇然,心里暗想,难怪这些年没有人能斗过国主,这他娘谁能想到这背后有这么深的算计?

????(本章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