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z.

????加斯整个人都有些癫狂。

????与其他没办法接受自己输掉了赌局,倒不如他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即将断手断脚的恐惧。

????“我不可能输的!”加斯对着冶宫哉激动地道:“冶宫哉先生,这件事肯定是有猫腻的,你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场赌局,我想大家看的是一清二楚。”阮锋在这个时候平静地开口道:“胜出的人就是顾姐,那么请问冶宫哉先生,之前的彩头应该也是作数的吧?”

????“那是自然。”冶宫哉知道不管加斯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因为加斯连输了两次,根本已经无力回,当下只能尴尬地笑道:“来人,把东西交给顾姐。”

????“我才是赢的那个人!”突然,加斯猛地喊了一嗓子,随后哈哈大笑,又蹦又跳地道:“我赢了!是我赢了!”

????“这……”众人顿时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加斯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加斯先生可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所以才会突然发疯。”冶宫哉身边有两个保镖上前按住了加斯,却被他左右挣扎,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出手打昏了加斯,其中一个保镖道:“冶宫先生,该如何安置加斯先生?”

????“这一点恐怕要问顾姐了。”冶宫哉看向顾珂,似笑非笑地问道:“想必,顾姐心地善良,应该不会要求加斯先生履行最初的赌约吧?”

????“为什么?”顾珂听到冶宫哉的话,当下淡淡地道:“冶宫先生这样真的属于道德绑架,既然之前签下了生死状,那就该按照规矩来,如果我这次答应不按照规矩来,那以后是不是谁跟我赌什么都可以反悔?”

????“顾姐这不是要逼死加斯先生么?”冶宫哉没想到顾珂竟然根本不理会他的提议,当下冷声道:“你明知道加斯先生最拿手的就是赌,如果加斯先生失去了双手双脚,那还怎么赌?这辈子岂不是都被毁掉了?”

????“当初签下生死状的时候,分明是冶宫哉先生让加斯这么写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反倒是又成了是我逼迫加斯的了?”顾珂嗤笑一声,毫不客气地道:“冶宫哉先生,人是你们请来的,规矩是你们定下来的,如今竟然全都推到我的头上来,这算不算有些太过分了?”

????“加斯先生现在已经疯了。”冶宫哉是故意当着众饶面这么顾珂的,如果顾珂不答应,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自然就会变成是顾珂把加斯害成这个样子。

????冶宫哉对于操纵流言那简直是得心应手。

????“加斯先生的状态到底如何,那应该是专业地医生来判断。”顾珂嗤笑一声,看着冶宫哉道:“就凭着冶宫哉先生的一面之词,我就相信加斯先生疯了,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如果加斯先生真的疯了,你还会让他履行赌约吗?”冶宫哉听到顾珂这么,忍不住开口道:“如果顾姐愿意放过加斯先生一次,那我可以请专业的医生来做诊断。”

????“冶宫哉先生,对于加斯先生是不是想要履行赌约,还是他装疯卖傻想要逃避赌约,我现在都不想多管,你也不必总是想方设法的想要人相信是我害的加斯这个样子。”顾珂早就看出了冶宫哉的想法,当下冷哼一声道:“接下来,我还要和野藤园姐比试赌石,想来冶宫哉先生也不想输的那么难看吧?”

????冶宫哉一听,就知道顾珂这是想要速战速决。

????可是事实上来,他现在已经有些开始怀疑野藤园到底能不能赢得了顾珂了。

????要知道,顾珂现在年纪看上去并不大,可是在赌这方面似乎有着得独厚的优势,如果野藤园输给了顾珂,那到时候冶宫家岂不是赔大发了?

????“怎么,冶宫哉先生这是想要反悔吗?”顾珂见冶宫哉迟迟不话,不禁笑着道:“真是没想到,我这点本事竟然还让冶宫先生如此忌惮,我真的是受宠若惊。”

????“顾姐不必如此咄咄逼人。”冶宫哉见顾珂根本没有任何要退让的意思,当下蹙眉道:“既然顾姐想赌,那我们自然奉陪到底,来人,先送加斯先生回客房休息,请野藤园姐。”

????野藤园刚才其实就已经到了。

????当然,她也把顾珂跟加斯的比试从头看到尾。

????起来,她还真是没想到顾珂竟然在赌术上如疵心应手,甚至连加斯这样的人都能赢。

????“顾姐刚才的赌局很精彩。”相比较冶宫哉他们对顾珂的敌意,不知道为何,先前还想和顾珂抢秦佑白的野藤园这会看上去反倒是对顾珂有了十分好奇的意图,“不知道顾姐是跟谁学的赌牌?”

????“野藤园姐也喜欢赌牌?”顾珂听到野藤园的话,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随后道:“我没学过赌牌,只是在这方面可能有几分赋,能赢了加斯先生大概也是运气使然。”

????“我不喜欢赌牌,但是我觉得但凡跟赌有关系的事情我都有些兴趣。”野藤园兴致勃勃地坐在顾珂身边,等着那些人将原石一一摆出来,还不忘问道:“你觉得咱们俩赌石,谁能赢?”

????“野藤园姐,你这个问题,其实相当于没问。”顾珂倒是忍不住笑了,看着野藤园道:“站在我的立场上来,我当然希望自己能赢,因为我要的是冶宫哉许下的十件宝贝。”

????“我觉得你这样的功利心太重,以后只怕不会走的太远。”野藤园有些可惜地摇摇头道:“不管是赌石还是赌术,都要全身心的投入,就好像你这辈子只是为了做好这件事而生的,那样你才能做到极致。”

????“我没打算做到极致。”顾珂微微一笑,随后道:“我每唯一的念想就是今日事今日毕,比如我今要做的就是赢了赌局,然后拿走我要的十件宝贝,虽然那些东西本来也是我们的,但是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所以我也没什么怨言。”

????“你会不会太看我了?”野藤园扬眉,若有所思的问道:“还是,你想让我故意输给你?”

????……

????封黎觉得秦佐昀简直就是个惹事精。

????“我早就过了,没事不要跟他联系。”封黎蹙眉,一边数落叶未晚一边飞快的发信息,“每次遇见他,一准儿没好事。”

????“关键是,他跟那些人的是,他在跟我谈恋爱。”高子瑜非常不满的道:“这件事要是真的被曝出去的话,我爸妈肯定立刻杀回来,然后让我订婚!”

????高子瑜觉得自己真的是那种人在家中坐,锅从上来。

????她好不容易才服自己的父母不要过多的询问她的私事,结果现在很快就要闹腾的人尽皆知。

????“对方这次就是冲着未晚的恋情来的,白了,他们不肯拿钱,就咬死了要曝出来。”封黎已经收到了公司公关那边发回来的信息,忍不住开口道:“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派来的人,这么执着地针对你。”

????“不定是针对秦佐昀呢!”薛茹在旁边道:“之前一直没事,结果秦佐昀刚回来就弄出这么多幺蛾子来,虽然是为了保护叶子,但是这下让子瑜怎么跟她家里人交代?”

????“你先去睡觉,明早还要拍广告。”封黎见叶未晚在一旁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忍不住直接赶人,“让你在这里简直就是气死我。”

????“多谢封黎大人!”叶未晚听到封黎让她去睡觉,顿时欢喜地的蹦了起来,随后抱着封黎亲了一口就跑上了楼。

????“不用管她,估计没两分钟就得睡着。”封黎很了解叶未晚那个性子,当下摆摆手道:“这事也怪我,之前没跟你们清楚,秦佐昀来就不该让他进来,这样怎么都不好解释,毕竟是你们仨住在一起。”

????“其实……”高子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叶未晚的房间,见没什么动静,当下拉着封黎和薛茹凑到一起,压低声音问道:“你们,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秦佐昀贼喊捉贼?”

????“啥玩意儿?”封黎一愣,随即立刻皱起眉头问道:“你是,秦佐昀这次是故意找人要曝出他和叶未晚谈恋爱?”

????“我是这么猜测的。”高子瑜见封黎如此激动,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点声,随后才继续道:“因为先前从家里到车库根本不需要十多分钟,但是秦佐昀耽误了好一会才开车离开,假设他只是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走,那倒是也得过去,可是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秦佐昀的车牌号?”

????高子瑜还真不是阴谋论,实在是因为这件事太巧合了。

????“对,这个区出入都是要登记的。”薛茹立刻点头道:“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我曾经去门口的保安室查过登记记录,当时狗仔的车是在秦佐昀的车后面进来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门口拍下来秦佐昀进入这个公寓的视频到底是怎么来的?秦佐昀他一直等在门口,电梯的监控也证实了秦佐昀的确是先上楼的,难道狗仔要当着秦佐昀的面装暗拍设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