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香味何雪寻到了餐厅,周晓瑜介绍:“爸妈,这是......卫德的女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何雪看到双双从厨房出来的两位中年人立马嘴甜了起来,“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何雪。”

????夏禅笑着接话:“那岂不是你的师母,晓瑜?卫德是我们家的大恩人,你是他的人也就是自己人,别客气何姐,坐下多吃点。”

????“额......我们分手了阿姨,就在昨。”何雪讨厌冠上这个头衔,她觉得顶着这个头衔会辜负这一桌的美食,所以忍不住开口解释。

????夏禅惊讶,“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昨。”何雪一脸的平静,好像的并不是她一样。

????其实周晓瑜知道,她的心情并不像表面看的那么平静,否则也就不会像熊猫一样坐在这里了。

????“别听她瞎,两人就是闹零矛盾,无碍的妈,吃饭吧。”

????“他都劈腿了这还有假?”何雪声的嘟囔了一句,当然她觉得只有她们两个人能听到。

????周晓瑜也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问:“他劈腿你看到了?”

????被冷落了一段时间的二宝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妈妈,什么是劈腿?”

????噗!周晓瑜刚喝进去的粥差点吐出来!她狠狠的瞪了眼教坏她儿子的罪魁祸首,然后开始解释劈腿的典故:宝宝,劈腿就是,你卫叔叔最近体格不行,而且还不晨练所以有些生病了,而你何阿姨担心他的身体所以让他练习劈腿锻炼一下,呵呵......是一种运动......恩,一种有益身心的运动呵呵......

????夏禅和凌擎瑞互相对视了一眼,差点笑喷。

????何雪倒没听明白她的解释,而是被二宝酷似周晓瑜的容貌给萌化了。

????就在周晓瑜暗暗得意自己解释的时候,却被儿子一句话给雷的外焦里嫩:“那妈妈,从明开始我也要练习劈腿。”

????噗!周晓瑜瞪眼:“不行!”

????众人目瞪口呆......

????劈腿还要练?何雪毫无节制的笑了起来,要知道卫德可是劈的很溜,自学成才的吧!

????周晓瑜桌子底下一脚踩上了何雪的脚,“闭嘴吃饭!”

????“妈妈,为什么卫叔叔可以练我不可以?”二宝委屈的看着妈妈。

????凌擎瑞带着威压适时扫了孙子一眼,把饭端给他道:“吃饭吧,劈腿不适合你练。”

????二宝虽,可也是个机灵的,爷爷的眼神他秒间就懂,于是没再多言,乖巧的低下了头吃东西。

????早饭后,周晓瑜要去公司,问何雪:“你是跟我去公司还是在家里待着?”想着她昨晚没睡好,想让她在家休息一下。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没有,公司里凌风不在我得顶起来的,哪像你这么悠哉。”周晓瑜整理了下衣服,拿起了手包。

????“我很后悔从慕昊那里辞职,女人不应该把生活的重心全都放在男人身上的。”她现在明白了,这等同于赌博,何雪有些悲哀的。

????“那......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公司吧。”周晓瑜叹了口气。

????何雪跟着她走向了门口,可是却没有同她去公司,是出去转转。

????哪知转来转去,还是转到了慕昊的酒店,她没有别地可去。

????监控里,慕昊无意间看到了自己以前的员工,双手揣兜走出去打招呼:“嗨,雪儿!”

????“别叫我雪儿,这个称呼让我觉得恶心,慕老板能请我喝一杯吗?”她无精打采的坐在了大厅的第一桌前。

????“呦呵,大清早来我这买醉?我可不敢留!我怕下次见到卫德他给我下毒!”讲真的,他实在是怕了女人喝酒,他的脸好不容易恢复,现在任何人都不能让他撤掉这个底线。

????“好好的你提他干嘛啊?倒胃!”何雪眉头一皱有些烦躁。

????“吵架了?”

????“不是!”

????“那你干嘛这么半死不活的?”

????“是分手了,确切的是他劈腿了!”提起他何雪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所以你找我是买醉来了?”

????“也不全是,就是没有地方可去,我可是你从国外带回来的,你不能不管我。”

????慕昊无语,这是赖上的意思吗?想当初离开的时候怎么没想起他来?

????不过他不是爱计较的人,“好吧,这里就是你的半个家,随时欢迎你回来。”

????“谢谢!”简单的一句话,让何雪泪奔,一晃几年过去了,却越混越惨,她不由得心伤!房子,工作,家,她一样也没留住,混到最后一无所有......真为自己感到可悲!

????......怎么还哭上了?喝不喝酒有那么重要吗?就在慕昊决定豁出去降低底线的时候,何雪开口了:“慕昊,我想回来可以吗?”

????“刚刚不是了吗,这里就是你半个家,随时欢迎你回来。”

????“不是,我想回来上班。”何雪抬头看着他。

????“这......卫德......同意吗?”慕昊犹豫,不是因为不欢迎她回来,而是觉得卫德不会同意。

????“我们已经分手了,我很后悔为了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理想,又迷失了自我。”显然她觉得这一局她赌输了,一败涂地。

????“随便吧,如果你想回来就回来吧。”反正他也不差这点工资,更何况她创造的利润和发给她的工资根本就没法比。

????“那......我还住酒店,下午就搬过来。”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不觉得卫德是你的那种人。”慕昊当然不相信卫德会劈腿,因为他们接触过不止一次,关于人品他绝对不会看错,这也是他混社会混了这么多年唯一混出来的名堂。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的事情我可以做主。”至于卫德同不同意是他的事。她想明白了,现在她最主要的是赚钱买房,然后再考虑找一个平凡点的男朋友结婚,还要生一堆像晓瑜家那么可爱的宝宝。简单的生活,简单的爱,简单的幸福也很不错!

????“好吧,随你。还有,喝酒不是治疗失恋的最好办法,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卫德竟然把他的人拐走后没有好好对她,那么他不介意给他添点堵。

????“知道,明起你身边有不错的朋友可以介绍给我认识,我愿意试试。”何雪苦笑道,但是想要开始一段感情谈何容易......

????慕昊扯了下嘴角想,他还没活够呢,要知道卫德那厮看上去文质彬彬,其实贼不好惹,惹了他就给你下毒,下毒还没人能解,谁敢轻举妄动?反正他慕昊是不敢。

????就这样他把何雪劝了回去,电话又打给了卫德:“干嘛呢哥们?”

????卫德一脸疲惫的拿下了眼镜轻轻的揉着有些发痛的额头,“有事?”

????“没事就不可以找你聊了吗?”慕昊挑眉。

????“想要聊找错对象了,听你的金色时光里有什么红黄蓝姐,人美歌又唱的好,嗓音又甜很适合你的需求,挂了!”

????“等等!我发现你一点都不可爱,怪不得何雪跟你分手了呢。”就这种人不分,留着干嘛?

????“谁告诉你我们分手了,信不信老子毒死他!”我去,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呀!竟然敢造谣生事,是不是嫌自己的命长了呀?

????“呵呵,何雪现在可是我的人谁敢动她就是跟我慕昊过不去。”

????“你放屁!何雪什么时候成你的人了?”卫德不顾形象,破口大骂!

????“要不你打电话给何雪确定一下?她刚才哭着求我要回来工作,我答应了,所以他现在是我的员工了。卫德,你劈腿,劈叉,下腰,我都不管,可是何雪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慕昊也毫不畏惧跟他杠上了。

????“我劈腿?我欺负她?”他现在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几乎就是零了!他承认和贝尔魔容有过那么一段,可是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谁不是从过去走到将来啊?谁没有过去?卫德觉得可笑至极!

????慕昊听着那头质疑的声音又:“何雪不是会撒谎的人我了解她。”

????“你了解个头!你们只是雇佣关系,你深入了解过吗?”

????“额......”怎么深入了解?跟他一样深入是不可能,因为他们不是恋人。

????“好了,别叽叽歪歪的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别跟着瞎掺和了!不许收留她,我能养的起她。”他怎么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为了生活奔波,他也不觉得他们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

????“这个......她哭着求到我这里的,我做不到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看在我们是哥们的面上,我可以暂时收留她几,之后她随时可以辞职。”慕昊本就不想看到他们一拍两散,刚刚只是觉得他们欠零火候,适当给添了把火。

????“谢了!”卫德不动声色的挂掉羚话。

????